二、為什麼我的開始是這麼悲哀呢?

 

我再度睜開眼睛,發現到我正處於一棟高級房間裡,但不知為何房間裡有許多屍體和濃煙。

突然,我發現到自己的高度好像有點低,一低下頭一看,差點沒嚇死自己!

我的樣子怎麼變成五歲的樣子,我那一百五十公分的身高還給我啊!

我覺得現在不應該糾結這個問題,應該要先離開這裡。

於是,我緩慢的摸著牆壁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沿途上並沒有見到所謂的活人。

讓我不禁覺得自己是被捲入什麼可怕的事件中。

突然……一陣強光照射到我的臉上,而強光讓我無法把眼前的一切都看清楚。

我覺得我的眼睛不再刺痛後,睜開眼睛,隨即映入眼簾的是一位年老的老人和一個擁有紅色眼睛的男人。

兩人給我一種龍爭虎鬥的感覺。但不知為何我可以感覺出老人並沒有要把對方做掉的打算。

我不想就這樣莫名再次死亡,我移動我短小的腳來到柱子的後方。

而我在柱子的後方看到一個擁有漂亮銀色頭髮的人,他不知為何對我產生敵意,感覺我像是他的敵人一樣。

我正打算和對方說話的同時,突然聽見「臭老頭!你那是什麼眼神!」

我回過頭一看,發現到男人對著老人大吼,看到老人手上的火焰正在不規則閃爍。男人快速移動到老人的身邊,打算直接給他最後一擊,然而老人手上的火焰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在男人觸碰到老人的瞬間,他的身體開始從接觸地方結成冰塊。

而銀髮男人拚盡自己的力量,從柱子後面站起來,他的臉色變得更加慘白,彷彿他失去重要的東西。

而老人發現到有人正注視著他,他望向視線來源,他發現到是一個小女孩正睜大眼睛看著他。

我可以感覺出他並沒有要傷害我的打算。

突然,我感覺到我背後有一股殺氣,我馬上轉過頭一看,發現到是銀髮男子正拿著劍對著老人,我想也不想地就擋在老人的面前,想要保護他。

突然後頸一痛,我被一片黑暗給包圍住。

當我再次醒過來,發現到自己正在一個被白色包圍住的房間裡,剛才的老人正在床邊休息,我想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所以我伸出手輕輕地點他一下。

他睜開眼睛後,仔細地把我看一遍。

「小妹妹,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裏呢?」老人面帶嚴肅表情對著我說。

「其實……我也不清楚!我一醒來就在那裏……」我握緊雙手,相當冷靜地老人的問題。

而老人在我回答問題的時候,仔細的觀察我的表情是否有說謊。

但……我說的事實。

「當時的一切我不想被你看到,所以敲昏你。抱歉!」老人向我道歉。

畢竟,一個看到這麼殘酷事情的五歲小女孩,當然會心靈受創!

但我並不是一個單純的五歲小女孩,我在那個時空也是活了十五年。

「沒關係!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我想先把自己的所在地給弄清楚。

「你不知道這裡是哪裡?」老人對於我的問題感到疑惑,怎麼會有人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是的。可以請您告知我嗎?」我相當有誠意地向老人詢問。

「這裡是義大利!然後這邊是彭哥列總部。」老人毫不掩飾地把這裡的地理位置說明清楚。

「所以我現在是歐洲!我還以為我在日本。」我很淡定的接受這個事情,然而我的淡定卻讓老人覺得訝異。

「你可以說一下關於你的事情嗎?」老人想知道我的身分,畢竟要接受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在家族裡,還是需要稍微了解一下來歷背景。

「可以。不過老爺爺你也要跟我說你的事情。」對於陌生人要抱持著警戒,不然被賣掉就不好。

「我是彭哥列的九代首領。」老人,不現在要稱他為九代首領。

不過,誰叫對方一臉就是和藹的老爺爺,誰會知道他會是彭哥列的首領。

「九代首領您好!在這之前我不知你的身分,在此有冒犯,先跟您道歉!我是雨海,今年五歲。」我發現到對方的身分相當的高,讓我不禁把之前所訓練過的貴族禮儀表現出來。

「你可以不用這麼客氣。你現在有地方可以回去嗎?需要我派人送你回去嗎?」九代首領把問題轉到我的去向。

「我沒有家可以回。」我面無表情的面對「家」這個問題。對我而言,家這個詞是很遙遠的存在。

「你要待在這裡嗎?」九代首領看到我的表情,他想把我挽留在這裡。

「可以嗎?」我一聽到他說的話,立刻抬起頭看像他,深怕他會欺騙我。

「可以!你要不要當我的女兒?」他想要把我收為他的女兒。

我看到他那麼期待的眼神,不忍拒絕他!但……我又害怕他會不會利用我來得到利益。

「你……你會不會把我當作聯姻的工作?」我相當害怕,深怕他會向之前的父母一樣,利用我的婚姻來得到利益。

「不會。我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情。所以請相信我!」我害怕的模樣,他看在眼裡。

我伸出手握住他有年紀的手,要從他的身上取得溫暖。

幾天後,我成為九代首領的女兒─雨海‧Vongola,而我也知道那時和爸爸對抗的男人就是我的哥哥─XAUXAN。

其他的人也是有反對,但他們看到我的反應後,不知為何都接受這個事實。

是生活在黑手黨世界,必須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然而爸爸的守護者就帶著我去訓練,把我訓練成一個厲害的人。

但有他們的訓練,讓我變厲害,卻也讓我失去快樂的童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昍風 的頭像
藍昍風

風之車尾燈

藍昍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