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澤田是倒楣的代名詞!

 

時光快速流逝,我已經來到這邊八年。這八年有改變一些東西,但也有東西也沒改變。

我知道這邊是家庭教師的世界,所以想要去見證廢柴是怎麼找到那些好朋友。

我決定要去到日本,只是爸爸他好像有點不贊成,所以……我要開始說服爸爸,讓他贊同我的決定。

「爸爸。我決定要去日本。」這天我很淡定去到爸爸辦公室,很冷靜的向爸爸表達我的想法。

「你這麼堅持是有什麼理由嗎?」爸爸對於我的堅持感到有點驚訝。

畢竟我這八年來都沒有這麼堅持過某事情。

「以前不是有去過日本,還有看到老大的兒子,他不是被列為下任首領候選人之一嗎?我想要去見證他的成長過程。」我把自己的目的說清楚,不然爸爸他是不會同意我的行為。

「既然你都這樣說,那你就去吧!如果受到什麼委屈的話,就要跟爸爸講,爸爸會幫你教訓那些人的!」爸爸溫柔的摸我的頭,很認真地向我交代。

要我千萬不可委屈自己,這是他唯一的要求。

這八年,我可以感覺到爸爸是真心地在對待我。

然而我卻因為過去的事情,無法敞開心胸接受爸爸他們,我自己也覺得很對不起他們。

「嗯嗯!我知道!」我抱住爸爸答應他的要求。

「對了!爸爸我一點都不想要當下任首領,所以記得把我從名單裡拿掉喔!」我突然想起這件事,很嚴肅的向爸爸表達我一點都沒有這個打算。

「我早就知道,你不喜歡這麼複雜的事情。」爸爸摸著我的頭,很溫柔的對我說。

就這樣,我說服爸爸後,一個人踏上去到日本的旅途。

而我在日本的居住地,是爸爸特地委託老大在他家附近買的房子,位在老大家附近,老大的老婆─奈奈阿姨還可以照顧我。

然後爸爸也讓我轉進並盛中學就讀,還和澤田綱吉是在同個班級─1A。

這天我接到一通電話,讓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寧!

沒錯!爸爸特地替澤田綱吉請來一位家庭教師─里包恩叔叔。

他在電話裡跟我說「三天後,會在日本,訓練澤田綱吉成為彭哥列第十代首領!要順便訓練你一下!」

我聽到後,覺得自己的好日子就這樣結束。

三天後,我果然在澤田綱吉的身邊看到叔叔的蹤影。我小心翼翼地想要避開叔叔,只是叔叔察覺到我存在後,就立馬朝著我飛踢過來。

我想要閃開叔叔的飛踢,但叔叔的動作比我還快速,我硬生生地被命中。還撞到站在我後面的同學,兩人摔倒在地上。

「好痛!叔叔你這個見面禮真讓人討厭!」我摸著撞到的頭,一臉很痛苦的對叔叔抱怨說。

「好痛!你可以先從我的身上起來嗎?」我聽到有聲音從我的身下傳出,我才發現到自己竟然坐在一個男生的身上。

而叔叔不知在何時已經拿出手機拍下我現在的樣子,還把照片秀給我看。

我看到後,想要馬上去搶他的手機,但以叔叔的身手,我要搶到是件很困難的事情。

看到叔叔那深邃的眼眸,我就放棄要去搶。

「非常的對不起!」我轉過頭對著剛才成為肉墊的同學道歉。我看到他的眼神相當的純淨,感覺上是少根筋的傢伙。

「沒關係!下次小心一點就好了!」那位同學伸出手摸了我的頭一下,把我翹起來的頭髮給壓下去,就笑笑地離開。

我那瞬間有點傻眼,沒想到我的警戒心在他的身上是沒有用處。我呆呆的摸著他剛才摸過的地方,呆呆望向他離去的方向。

「苳同學!你認識里包恩嗎?」在一旁看著我和叔叔互動的澤田綱吉,就在剛才找回自己聲音開口說話。

我聽到澤田綱吉的聲音才回過神,沒想到我竟然會看傻眼。

「豈止是認識,我們很熟……」我歪著頭想了一下,覺得自己跟叔叔算是孽緣。

「蠢海!你忘記我有讀心術嗎?」叔叔很明顯就是讀到我剛才心裡想的,他這一提醒,我的冷汗都冒出來。

「呵、呵呵……我忘記……」我摸著剛才受創的腦袋,苦笑地回答叔叔。

「她是我的學生,算是你的師姐。」叔叔對著澤田綱吉回答他的問題。

而澤田綱吉對於叔叔的回答是用驚訝的表情來回應。畢竟,一個小嬰兒怎麼可能可以當家庭教師呢?

「蠢海!你剛才的反應讓我覺得你最近沒再訓練。」叔叔對我露出笑容,我覺得那是地獄的微笑。

「沒、沒有啊!我最近在適應日本的生活……」我害怕的回答叔叔的問題。然後我很不道德就這樣拔腿狂奔。

我不想要被叔叔再次狠狠地訓練一遍……那是地獄般的生活……

而叔叔看到我的動作後,一道精光從他的眼中閃過,他拿起列恩牌的手槍朝著我奔跑的方向開槍。

我查覺到叔叔的動作,利馬跳躍起來,接著叔叔像是早料到我的動作,他出現在我的上方朝著我灑下網子,我就被困在網子裡。

我拿出雨風把叔叔的網子給破壞掉,接著把死氣火焰集中在腳步快速地朝著叔叔衝過去,並揮動雨風攻擊叔叔。

而叔叔是往上方跳躍,躲開我的攻擊。但在瞬間有道銀色的光芒從我面前快速閃過去,我當下立刻往下一蹲,而那攻擊落空。

我收起雨風以後翻的樣子往後面移動。我落在剛才被攻擊的地方大約五公尺遠的地方。

我看清剛才攻擊的人是長什麼模樣。那人擁有一副勾人的丹鳳眼,雙手拿著浮萍拐,我想這個應該就是剛才攻擊我的東西。

看到他的樣子,我還是比較喜歡剛才成為坐墊的同學。

「學校禁止攜帶武器,你違反校規。」那人一說完就朝著我開始攻擊。

「你是誰?幹嘛突然開始攻擊我!」我邊閃躲他的攻擊,邊開始思考他到底是何人。

「這個人是並盛中學的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站在一旁的澤田綱吉很害怕得躲在旁邊小聲地替我講解。

「我一點都不想跟你打!所以再見!」我說完後就快速移動到雲雀的背後,朝著他的後頸狠狠的打下去。他就這樣昏倒在地上。

而我把昏倒的雲雀用丟的方式丟到那個有飛機頭造型的人身上。

然後其他人看到我的動作後,全部都傻眼……

畢竟,現在在並盛中學裡還沒有人可以把雲雀打倒在地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昍風 的頭像
藍昍風

風之車尾燈

藍昍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