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羈絆是怎樣都切不斷的!

一大早做了那樣的夢,讓我覺得今天一整天會很不順。

所以就讓我不是很想要出門,但叔叔打電話來說是要大家一起去賞花,要我一定要去,不然就讓我好看……

我都受到威脅,我怎麼可能不出門……

我換好衣服後,拿著包包後,踏上前往集合地點的路途。

沿途上,眾多的花朵包圍在其中,而花朵隨著風跟著一起舞動,畫出一幅漂亮的畫。

而我來到公園,看到阿綱他們已經集合好,但我還是有看到我不認識的人在裡面,讓我不是很想要過去。

但我的身影已經被叔叔看到,我就不能現在跑回去。

依我看,我這樣做了後,會再被叔叔給狠狠地教訓一頓吧……

我默默地來到阿綱他們面前,而阿綱竟然擺出一副我為啥會出現的表情,讓我突然想要把阿綱給滅掉的想法出現。

「你擺出的表情讓我很不爽!我是被叔叔給威脅才會出現在這裡。」我用鄙視的表情看著阿綱。

「你這個人是誰?怎麼可以這樣跟阿綱先生講話呢!」原本挽著阿綱手的女子,她正生氣地用手指著我。

「我是誰那又怎樣!我只知道你的手指等下就會消失!」我的怒氣被她這一激變的更加憤怒,我拿出雨風準備要攻擊她。

但叔叔拿列恩牌手槍朝著我發射子彈,而我在瞬間躲開叔叔所發射的子彈,站在離子彈孔十公分的地方。

「叔叔,你現在這是怎樣!」我拿著雨風指著叔叔,並不斷壓抑自己的怒氣,怕等下就真的會波及到其他人。

「沒有。我在阻止你做出你會後悔的事情。」叔叔壓低帽緣低聲地對我說。

我聽到叔叔的原因後,我把自己的怒氣給壓下來,冷靜後把雨風給收起。

「雨海!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三浦春!」阿綱拉著剛才罵我的女生向我介紹她是誰。

但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她是誰,我只知道我現在需要好好的發洩一下,不然我等下會爆發。

「叔叔,沒事的話,我可以走嗎?」我冷靜過了頭的對叔叔說。但叔叔絲毫不理會我的話。

「我們來玩個國王遊戲。蠢海你要給我玩。」叔叔手裡拿著不知從哪裡拿出來的撲克牌。

我一點都不想要理會叔叔的建議,但我看到他的眼神後,我就放棄要反駁他。

我被強制抽牌後,第一輪的國王是叔叔,讓我不禁有不好的想法產生。

「一號唱歌,二號和三號幫我按摩肩膀、四號和五號和六號做伏地挺身10下、」叔叔的大眼閃過一絲光芒後,冷靜地宣布懲罰。

而有人在聽到叔叔的話語後,開始哀號,讓我不禁為他感到默哀。

對了!我說明一下,一號是我,二號和三號分別是世川和三浦;四五六號則是章魚頭、山本、阿綱。

剛才的哀號聲是阿綱所發出來,他沒辦法可以做伏地挺身十下,畢竟他可是被人稱為「廢柴阿綱」。

而我深呼吸後,閉上雙眼後開口歌唱「紙に書いたらわかるのかな言葉にすれば見えるのかな何も無くなってしまった……」(信蜂OP2的歌詞)

我在歌唱的過程中,想到今早做的夢,也許是因為歌詞有唱到我的心裡吧!

我唱完後,睜開眼發現到大家都在看我,讓我不禁覺得奇怪。

「雨、雨海你沒事嗎?」山本拿出手帕幫我擦拭淚水。

我完全沒發現到自己落淚,也許是完全沉靜在歌曲中,才沒意識到。

「沒、沒事……」我想把淚水給止住,但不知為何還是不斷落下。

我發現到把大家玩樂的心情給打斷掉,覺得自己真是有夠不道德,所以我決定先離開現場,好好冷靜下自己的情緒。

我轉頭準備離開現場,但我的手卻被人給拉住。我回頭一看發現是山本拉住我的手,我想要硬拉把我的手給拉出來,但我失敗了……

「你放開我!我要離開這裡!」我的淚水不知為何我控制不住,不斷地從臉龐流下。

「不行!你現在這樣的狀態,我不能讓你獨自一人!」山本緊緊地拉住我的手,不讓我離開。

我突然覺得他這樣的行為,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只因他和他擁有相同的臉。

「哈哈哈哈哈哈……」我推開山本後,看向今天依舊蔚藍的天空大笑。

「蠢海!這有什麼好笑?」叔叔對於我的行為感到相當疑惑。

「只是覺得你們這樣的行為讓我覺得很好笑!這不笑出來,很對不起啊~我突然有個問題想要問,對你們而言,我是可以利用的工具還是什麼特別的存在嗎?」我不禁為自己的問題感到哀傷,本來想自己應該可以在這裡找到以前所沒有的東西,結果我還是一樣……我就這樣獨自一人離開現場,留下他們在那裏。

沿途上,我的淚水依舊不斷的落下,我開始想念穿越前的好友─優妮,雖然最後我們的連絡是被我的家人給親手切斷,但我還是很想念她。

每次只要我難過的時候,她都會聽我說話,並給予我新的方向繼續往前走。我開始懷念優妮……

但我現在已經見不到她了……

我來到高處,抬頭看向天空,讓我的心情好好沉澱。

「雨海!我們來回答你的問題!」不知何時來到這裡的阿綱,他正站在底下對我大喊。

我冷靜地望向下方,看到他們的表情,不知為何我有種鬆口氣的感覺。

「你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是不會拋棄你!」阿綱大聲地把他的想法向我表情。

那瞬間,一陣風吹拂過去,花瓣隨著蜂飛舞著。而我的心就因這話開始鬆開一個小縫。

「是嘛,這只是阿綱你一人的答案吧!我只希望你不會背棄你的話語。」我雖然聽了挺感動,但我不會就這樣相信阿綱。

之前那麼簡單就相信對方就吃了不少苦頭,連自己的性命都賠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昍風 的頭像
藍昍風

風之車尾燈

藍昍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